时光电台

我们这里还有鱼

每天在疯狂逐的大街上
我们精神褴褛却又毫无倦意
妈妈你善良孩子还没有放弃
他想在今夜的街上爱到死去

我们来彷徨
世界将你的破败

但别忘了

我们这里还有鱼
p11673720

00:00/00:00

大家好这里是timeradio时光电台。我是蓝七好久不见
很久没有做节目

其实这些日子以来,我不停的行走,思考,抑或逃避

在人的十字路口,向左还是向右的选择,徘徊着。人们匆忙的走来,会面,又马不停蹄的离开,只有我,在笑着,挥舞着双手,说,一路顺风。
那样勉强,却又无能为力。

其实,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,我也想有温暖的小家,我也想有房子车子逛最昂贵的商场不吝啬的买下想要的东西,无论怎么努力,似乎我还是老样子,心没走,无法远离。

那些原本坚持的东西,在岁月的消无声息里,竟觉得已经不合时移。

于是就那样在彷徨与无措中,在自我的挣扎里,冬去春来,连城市从冬天沉睡中醒来,大街小巷的人们开始拥簇在一起,他们牵手,他们拥抱,他们笑着旁若无人,。有一刻觉得这个活了二十几年的城市我与它竟那样格格不入起来。

我坐在车里看着这个已经七年没有见的老朋友小强,听他滔滔不绝讲着这几年的工作活还有他明天就要在娶进门的妻子,有一刻觉得好像七年的时间,就只是睡了一觉醒来的第二天,你还是你,我还是我。

夜晚见到其他几位前来参加小强婚礼的同学,与以往的大学同学不同的是,曾经的我们一起走过大学时光,一起参加比赛,一起在一间有着简陋设备的屋子里,做着关于广播的想。

如今的大家,分布在不同的城市,做着与广播毫不相干的工作,七年,邵帅的儿子已经一岁,张宁,小旭,姚远,也都准备在今年结婚,只有我还是老样子。

几杯酒下肚,我的话开始多了起来,嚷嚷着和姚远合影,几个男人开始嫉妒起来,我拿出还是七年前用傻瓜相机冲印的一张照片,说,七年前,毕业的时候,我们在学校广播室照的这张照片,你还记得吗?

这张即使保存完好,也抹不去岁月痕迹的照片,那时留着短发的我如今已经蓄起长发,长发的你,已经理了平头。

小旭,那时候你还没有留胡子,青春痘也没有现在多,张宁和邵帅都没现在胖,而小强,再也不会在广播室的门口毫不顾忌的像抱小孩一样抱起我。

我们都变了

即使我们七年相聚在一起,摆着同样的姿势,但是地点却已不同。

我说,姚远你还得我们的kissmusic吗?七年之后虽然他已经不叫这个名字,但是在时光电台,它叫,浅谈清唱,即使我做的依然不够好,一直都想保留你当初的做KISSmusic的节目初衷,是你给了我广播的想,是你手把手教给我怎么录节目,怎么说话,怎么要保留自己的观点去做广播。你给了我太多。

其实你知道你毕业以后进了市台我特高兴,比任何人都高兴,可是三年后你离开转行做装修,我很难过,比任何人都难过。

现实活面前,在物质活面前,你不得选择放弃想。
诚如你说,三年,也已经今无悔了。

你也告诉我,即使现在的我,没有你们拥有的一切,但我还有思考的能力,还愿意说话,还有广播。

姚远的话,,不多,却又一次让我惊醒。而在此前的半年里,我已经极少出节目,一度因为工作各项事情的忙碌而不愿发声,离广播也已经渐行渐远。我曾经几乎要放弃了。

在我彷徨迷惑的时候,你们再一次给我力量

回来的路上在姚远的车里,持续放着《夜空中最亮的星》
这首每当我听到都会想起曾经喜欢过的人的歌曲,那一刻,却想到的是七年前依然有的我们。
还有那首《我们这里还有鱼》

大家七嘴八舌说着大学时的我们,那间广播室还有没有我们当时的合影,还是那个调音台吗,最后一次散伙饭到底是在学校名为猪圈的小饭馆里吃的,还是市区的饭店里,那个曾经追了我两年在最后一次散伙饭后K歌时跪地求婚的男孩竟然去了非洲,小旭竟然要娶同班同学元馨。

我看着一直沉默的姚远,听着这首一直在车里播放的歌曲我想,其实那个广播的想,应该一直在他的心里吧,在所有人的心里,即使没有继续,但曾经的那个,不曾磨灭。

窗外又下起小雨,
在雨中行走,没有带伞,雨水渐渐打湿头发衣衫,仿佛突然就那样从里醒来,即使身体的温度逐渐冰冷,但心中有一团火,重新点燃。上一次在雨中跑是何时何地,已经忘记。

很多事情就这样随着时间遗忘,然而很多记忆永远无法抹去。
它会让你找到迷失的自己。

即使在活的现实面前,你放弃自己的想,但请记得,你曾经拥有它的美好

如果没有,请一直好好珍惜

别忘了,

有一个地方,还有鱼,在那个美好的有的心底里。

我们这里,还有鱼

(1)
Loading收藏(19)

本文由 九歌文学网(nineode.com) 作者:琴歌 发表,转载请注明来源!

热评文章

发表评论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