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光电台

其实,你那么爱我

十一年 ,会让瞬间定格永恒
十一年 ,会让纯真变成成熟
十一年 ,会让清晰变成模糊
十一年 ,她离开我,已经十一年。

00:00/00:00

其实,你那么爱我
p11054267

那条沿河的小路,没有灯,月光清冷,破旧的自行车,发出吱吱呀呀声音,连同她急促略有刺耳的呼吸声,在寂静的冬日,闯入呼呼欲睡的中,她说,妈妈累了,好累,后座上的小女孩瞬间惊醒,双腿一边模仿着骑车的动作,一边说:妈妈不累,妈妈加油。归家的路,满是温情。

无数个夜晚,在睡中惊醒,眼光流动,竟是都她的影子

她皮肤白皙,清瘦,眉宇总带忧愁,眼神总是清明,却常带与年纪不符的纯真笑容

她是我的母亲,给予我生命,教会我诸多道理,是二十七年来,埋在心口里,无法言说的存在。

在我很小的时候,她便每天与药片为伴,我从来没有听过她唱歌,也不记得做手术前她的声音是怎样的,我只是知道小时候最不喜欢她去学校找我,因为同学们总会问我,为什么她的声音是那样的,我总是很难堪的别过头去,在心里,开始讨厌她,也问自己,为什么她是我的妈妈。

小时候,因为我是女孩,奶奶不喜欢我,和哥哥弟弟玩,无论是不是我的错,我都是挨骂的那个,每当这时,她就会冲出来,拿着扫帚打我,我开始讨厌她不维护我,觉得她不爱我。

小时候最喜欢过年,因为过年的时候,才有新衣服穿,因为一年四季,我都穿着哥哥的旧衣服,像个男孩子,心底里很自卑,羡慕别人有好看的裙子,自己只有短裤。

从来没有一件像样的玩具,常常对着商店里的橱窗发呆,那漂亮的洋娃娃就是全部。
去哥哥家玩看到那种小到可以放在手心里的小汽车,好喜欢,就偷偷放在口袋里带回家,晚上睡觉的时候,妈妈发现枕头下的小汽车,她没有责怪我,也没有打我,只是让我穿好衣服,带我出门。小路颠簸,沿河没有路灯,那辆破旧的自行车,在冬日的夜晚依然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,还有她艰难刺耳的喘息声。到了哥哥家,她让我亲手把小汽车还给哥哥,她用沙哑声音对我说:不是你的东西,再喜欢,也不能要,更不能拿。

后来我被送到外婆家生活,舅舅舅妈不喜欢我,常常言语讽刺,外孙女住在他们家,他们说,为什么你不回自己的家。幼小的我孤独的成长,我也问为什么,妈妈不把我带回自己的家。是不是妈妈也不喜欢我。

那时候妈妈来看我,送来她用碎布做的娃娃,样子怪怪的,我总是不敢拿出来给小朋友看,怕他们笑话我。

童年时候的我,那么讨厌她,又渴望她,渴望她爱我,渴望她给予我,那些我想要的。

初中的时候才和妈妈一起生活,那时候的她,已经不能工作,每天最主要事情就是我的一日三餐,但我总是挑剔她饭菜不好吃,她不会责怪我,就只是默默再去重做,有一次她把做好的饭菜端给我,我看到手背上一块好大的烫伤,已经结痂,该是做饭的时候留下的,我什么也没有说,就只是猛力的把饭塞进嘴里。心里是很疼的。

初三那年开始有晚自习,无论刮风下雨,她都走好远的路,到有灯的地方等我。那年冬天,下来好大的雪,她一个人站在雪地里,没有打伞,雪落在她的肩上,像一个白色雪人。
我看到,不由分说的就责备她,下那么雪来接我,我还要骑车带你回去,她笑笑说,是你爸爸让我来的,你先回去吧,我自己再走回去。我知道,是她自己担心我。

那年,她生日,我用压岁钱给她买了一条裤子,黑色,30块,她不舍得穿,就一直放在柜子里,偶尔穿出来,逢人就说,是我女儿给我买的,脸上满是欣喜。

那年大街小巷都在播放刀郎的2002年的第一场雪。事实是那年冬天特别的冷,她从来也不会织毛线,但出乎意料的,那年给我织了一条毛裤,旧毛衣改的毛裤,针脚粗糙,有很多织错的小疙瘩,穿起来不舒服,我穿过一次就丢柜子里了,我说太笨重了,她说,怕你冷。

我一直都觉得她就像一个金刚战士,即使每天都要吃药,即使常常生病,但是一定会长命百岁,于是当爸爸打电话给我说要我去医院的时候,我还说,好不容易放半天假我想洗完澡再去,爸爸在电话里,缓慢的说,你现在就来。

医院急诊室的弹簧门,被我猛地推开,再砰的一声关上。我看到她安静的安静躺在床上,像是睡着了,只是那双眼睛还睁着,像是对这个世界诸多的眷恋,那么多的放不下。她瘦弱身体只裹着一件单薄的红毛衣,穿着我丢弃的旧袜子,手背上,还留着那块烫伤的伤疤

我跪着地上,叫她,叫她妈妈,可是怎么也不回答我,她早上的时候还说,她夜里把我的牛奶喝掉了,妈妈明天再给你买。这是她给我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我怎么也不相信她就那样突然的走了,无论怎么声嘶力竭的呼唤她,她都再也听不见了。她甚至从来都没有吃过我为她做的一顿饭,她连一双暖和的棉鞋都没有,我,甚至从来都没有对她说过那句话,我爱她,很爱她。

其实,小时候,不到不得已你总是会让爸爸来接我吧,因为你怕我被同学笑话,那时候我责怪你,你是难过的吧。

其实那时候你拿着扫帚打我的时候,自己眼睛里是流着泪的吧?
其实你不想把我送到外婆家吧,只是那时候你身体不好,你是想给我更好生活吧?

其实你是多想给我买漂亮的洋娃娃啊,可是你那时候没有钱,你就一针一线的做给我,当我嫌弃的时候,你是很伤心的吧?

其实,每次都是你自己担心我,才要来接我下晚自习的吧?
其实,你已经尽你的全力去爱我,给予了我想要的一切了,对吗?
其实,你是那么的爱我。

(1)
Loading收藏(13)

本文由 九歌文学网(nineode.com) 作者:琴歌 发表,转载请注明来源!

关键词:, ,

热评文章

发表评论

*